股票分析

股票分析_长线股票−dr股票

每位投资者在将自己的血汗钱投入某只股票前,都应该先问一问这些问题。它不需要你费尽周折地进行财务证券分析。实际上,有些问题听起来都是些浅显的东西,但只要你在买股票前确实弄清这些问题,你就是踏踏实实根据一个公司的长期前景来投资,而不仅仅是碰运气下赌注。   (1) 这家公司如何赚钱?如果你不知道你买的是什么,你就很难判断该付多少钱。因此,买股票前,你应该了解一下这个公司是怎么赚钱的。这个问题听上去简单,但答案却不总是那么一目了然。比如说,通用汽车每年销售上千万辆汽车,但不幸的是,公司在这上面几乎不赚钱。实际上,目前通用汽车几乎所有的利润都来自通过公司的财务子公司通用汽车金融服务公司向消费者发放的贷款。而且你可能也猜得到,来自汽车贷款的利润只占总利润的一半,其余的则来自通过这样的通用汽车子公司发放的住房按揭贷款。这并不一定说明通用汽车的股票就不好,但很明显,这使你对这家公司的风险和潜在的利润有了更好的了解。   通过大量的资料,你就能看到几十个这种例子。这就是为什么每一位投资者都必须看公司最新的年报。你可以从年报中详细了解公司的业务构成,以及每一项业务的销售和收益数据明细。你还可以找到另外一个关键问题的答案:这些收益是否可能转成投资者手中的现金?虽然“净收益”和“每股收益”这些东西会成为商业媒体的头条新闻,但这些仅仅是会计学概念。对股东而言,最重要的是实实在在的现金,无论这些现金是以分红的形式分给股东,还是以再投资的形式投入公司运营,都可推动公司股价上涨。翻开年报中的现金流报表,看一看公司“经营带来的现金流”是正还是负,以及现金流是在增长还是在减少,找找看有没有这样的危险信号:(收益表中显示的)净利润在增长,而现金流在减少。如果是这样,可能就是一种迹象,表明公司使用了“创造性的”会计手法夸大了账面利润,而这对股东毫无益处,银广厦公司就是一个例子。   (2) 利润从何而来?说到现金,大家要明白的要点之一是:根据会计方面的规定,在某笔现金确确实实到账前很长时间,公司就可以将其计入销售收入(最糟糕的情况是,这笔现金永远也到不了账)。这可能会大大影响你打算购买的股票目前的价格。那你怎么知道公司是否有这样的事情?通常可以从公司递交的收益报告中很清楚地看到这一点。有时候,这种具有警告意义的操纵收入迹象比较隐蔽。比如说,对于那些销售收入增长的速度大大高于竞争对手的公司要提高警惕。如果你看不到导致公司销售增长的具体原因,比如说公司有一种产品特别畅销,那你就要多个心眼了。   (3) 与行业同类公司相比,公司经营得怎么样?买一家公司的股票前,最容易入手的是分析公司的销售数据,要了解他怎么积聚起竞争实力,这一点至关重要。想要知道一家公司是否比同业同类公司强,最好的线索就是看这家公司每年的收入。如果这家公司处于高增长行业,那么,他的销售增长幅度与竞争对手相比如何?如果公司处于成熟的行业比如零售业,过去几年中销售是否持平或者有所增长?尤其要注意新竞争对手的销售业绩,特别是在那些已经停止增长的行业。 在对比该公司及其竞争对手时,别忘了比较成本。以汽车制造商通用汽车和福特为例,他们都背负着退休人员的养老金和医疗保险这样的沉重负担,这些开支使得他们在与丰田和本田等外国对手竞争时处于非常不利的位置。   (4) 宏观微观经济环境对公司有什么影响?一些股票的周期性很强,公司业绩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整体经济状况。周期性波动股票有时貌似价廉物美,实则不一定。比如说,在经济下滑的时候,纸业公司股价可能会变得非常便宜。但这是大有原因的:经济不景气,许多公司减少广告开支,报纸和杂志页码变少,所以,造纸公司的销售量就减少。当然,经济走出低谷时,事情又会朝另外一个方向发展。投资者应该密切关注利率的走势,因为利率的变动会对很多行业产生巨大影响。比如说,过去两年里利率大幅降低,从而导致房屋再贷款和消费者支出急剧增加。这对住宅建筑商、电器制造商和零售商等行业是极大的利好。但是,利率不大可能继续降低,且大部分经济学家也预计 2007年利率可能会上调。所以那些受益于利率下调的公司的增长可能会大幅放慢。 他们只有像这样出货,才能做到让散户不至于一下子都跑掉,也达到了他们卖出的目的,到此我想说的是,现在在股市暴跌后的过程中,只要持股的,基本上都或多或少的被套上了,谁也没有赚钱的市场,会出现大量抛售的现象么?所以我提醒大家不要盲目悲观,丢失的东西会回来的,只是国家不会这么轻易的让我们解套而已。   那好,以上这些,并没有看出,对我有什么帮助呀,其实从机构建仓、试探、拉升、加速、出货的这几个阶段,作为散户,你觉得你能操作哪段交易,就操作哪段交易,你说我只吃拉升、加速这段,行,没问题,你说我所有的阶段都想吃,我只想说,撑死的时候,不要怪任何人,怪就怪自己的贪婪。   这就是我理解的股票交易,也是我理解交易的一部分见解,有些东西确实不是用文字能表达清楚的,那是一种感觉,一种对交易的感觉,有的人天生有做生意的基因,古有范蠡,今有李嘉诚,外有犹太人,内有广东人,他们都有与生俱来的天赋,这些是我等无法超越的,我只赚我能赚到的钱,不能赚的钱,我就不碰,仅此而已。